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

朗如户栗网

众筹不能成为“非正义”的护身符

2019-08-13 19:26:52 来源:朗如户栗网

该工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:“实在不好意思。路面结冰是工人按照治污减霾的要求例行的公事,每天早上7点都要对工地附近的路面洒水。”该工作人员边说边指着工地门口一张“西安市铁腕治霾网格化管理公示牌”说,这上面要求‘道路未洒水等未采取湿法作业等扬尘污染问题的将受到处置。”

在各种众筹方式层出不穷的今天,创意牌、感情牌似乎被众筹发起人屡试不爽。不过,如何在这一新兴平台上厘清责任,划清界限,避免“不正义比正义更有利”的畸形状况,是众筹平台管理者们必须思考的关键议题。(康尼)

近些年来,在公益活动中模糊事实,妄图蒙混过关的情况层出不穷。有些众筹者为了自身诉求,常常以牺牲真实性、选择性陈述的方式博人眼球,甚至把公益当营销,消费人们的爱心。在这一事件中,杨龙的陈述就带有不少诉诸感性的色彩,譬如“赔不起,请帮帮我”等等。可是,在具体案情一概没被披露的情况下,杨龙这样的做法显然不妥。当时事故现场的真实状况如何?事故的主要责任方是谁?有多少赔偿款是保险可以覆盖的?这一系列关键问题都没有在杨龙的描述中得到解答,而这也体现了众筹平台对事实问题没有给予充分的重视。

好的众筹应当是能够推动社会进步,矫正社会正义,关照社会弱势群体的;而坏的众筹,则会成为违法行为的“护身符”,或是某些人牟取灰色私利的道具。

艾平:2016年,国际上发生了很多“黑天鹅”事件,比如英国公投脱欧、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。我感觉实际上现在西方媒体面临着比咱们更大的挑战,这些“黑天鹅”事件几乎都是在违逆着他们的愿望发生的。也就是说,西方的主流媒体不仅不能够再操纵或是主导舆论,他们甚至不能理解或者反映民意,应该说他们面临的挑战比咱们更大。

“小夏跟儿子感情很好,本来打算今年结婚。”看着重症室的灯光,老毕表情沉重,嗓音沙哑。“我把她当女儿看,甚至比对女儿还好。”

6月30日14时至7月1日7时,贵州部分地区遭受暴雨袭击,其中7个乡镇出现大暴雨,152个乡镇出现暴雨。强降雨导致全省7个县(区)13788人受灾,2人死亡,23人失踪。

其实,此事并不像很多极端案例一样,需要人们在法与情的逼仄空间之间作艰难抉择。大多数人都会同意:杨龙这是在试图用众筹的方式,逃避一场正义的惩罚。然而,如此扭曲的“非正义”诉求,竟能通过众筹平台的检验,成功发布上线,显然暴露了当前公益活动中的理念偏差和执行问题。

众筹不一定非得是慈善项目,许多众筹的点子都非常独特,比如飞机众筹、机器人众筹、自建蜂巢众筹等。这种多元化也鼓励着人们打破常规,推动社会的创新进步。但是,社会多元化的前提应当是不侵犯社会的道德底线,显然,杨龙这种将自己应负的法律责任“转移”出去的做法,是对社会基本规则和契约精神的破坏。

不久之前,杨龙在驾驶私家车时与一辆机动三轮车迎面碰撞,造成三轮车上四人当场死亡,因此被判赔偿。然而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杨龙为了赔款,竟然在“轻松筹”上发起众筹,希望大家为他筹款,用于支付为死者垫付的丧葬费。或许是因为他的诉求实在太过“标新立异”,在众筹发起的当晚,他就收到了超过2万元的筹款。随后,平台在用户提醒下发现了这起荒谬的众筹,关闭了筹款通道。

此外,当下众筹门槛低、泥沙俱下的情况还是普遍存在。在众筹平台上,众筹者的一个个需求和倡议形成了一个“意见市场”,人们可以为打动自己的项目进行捐款,贡献一份力量。可是,众筹平台和监管方必须把好第一关,以免劣币驱逐良币,让众筹失去基本的公信力和严肃性。众筹发展至今,玩出了许多令人眼前一亮的花样,比如众筹环游世界、众筹创业、众筹拍电影等。可是,好的众筹应当是能够推动社会进步,矫正社会正义,关照社会弱势群体的;而坏的众筹,则会成为违法行为的“护身符”,或是某些人牟取灰色私利的道具。

曾试图将污泥用于制砖,当地强调化工废料是历史遗留问题

投资4900万元的大草海门户形象迎宾区、走婚桥草塘休闲区、摩梭文化博览区和6.9公里环草海栈道陆续投入使用。

季后赛步行者虽然惊险淘汰了波士顿凯尔特人,但是小奥尼尔的状态显然不佳,整个系列赛只有35.3%的投篮命中率,肩伤令他在做任何行动都受到了限制与影响,在场上的表现已经大打折扣。

吴永正:会继续申诉,这是从2013年就开始在做的事。一方面是行政诉讼,关于吴英诉东阳政府案。今年1月26日,最高院派人来到浙江省高院,就此事举行立案再审听证会。另一方面是刑事申诉,希望浙江省高院能对此案再次审理。不过目前,还没有什么进展。

两千多年前,苏格拉底与色拉叙马霍斯曾在“何为正义”的问题上争得不可开交。后者坚持认为“不正义比正义更有利”,结果当然是苏格拉底把对方反驳得无言以对。讽刺的是,两千多年以后,还是有许多“非正义”拥趸,层出不穷地试图地用各种方式侵蚀正义的土壤。近日,一位四川的年轻人杨龙,就差点使用众筹这种本意在于民间互助的渠道,逃避本应由他承担的赔偿责任。

百乐博官网

上一篇:波兰首家“小米之家”开门营业
下一篇:广州中院新楼被指甲醛超标 法官戴口罩上班
编辑:

相关阅读

排行

最新

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
Copyright 2008-2020 by 朗如户栗网 all rights reserved